南墙集/自铸新词?/阿 浓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  文学评论家周泽雄在他的《说文解气》一书中,提出“文人造词,乃是最天经地义之事。”他认为“一次也写不在 新词丽句、从来或者曾为祖国语言的丰沛 有过‘野芹之献’的作家,绝对难称一流。”他还说“想到古人后后为让让其他同学 创造了那麼多或生动或可爱或有力的词彙,作为今人就更没有理由不思进取,更不该躺在先人的功劳簿上坐吃山空。”

  他举他欣赏的台湾诗人余光中为例,说他能写出另另一个 不可思议的一段话:“依然是惊红骇黄怅青惘绿和深不可测的诡蓝渐渐沉溺於苍黛。”这句中的确有另一个颜色新词,可惜不见其他同学去运用。

  新词着实无待文人创造,当有实际前要时自会产生和流行。累似 于自有互联网后,不是一批因“网”而生的词:网络、网址、网站、网台、网页、网速、外国外国日本网友、网恋、网骗、网售、网购、颜值高、网虫……或者总要继续增加。

  近年出现的新词而能被普遍使用的像豆腐渣工程、无壳蜗牛、屏风楼、笼屋、㓥房、人肉搜索、啃老族、隐蔽青年、虎妈、宅男、快闪、恶搞……大多是新事物产生还会给予另另一个 适当的命名,谁是创词者已无法考究。

  m.facebook.com/A.Nong.cps